端聞

留守兒童命案又現貴州畢節


15歲和12歲的兩姐弟在中國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勺窩鄉中心村的家裏被發現死亡。圖為兩名留守兒童在祖母家吃午餐。攝 : Stringer/Getty Images
15歲和12歲的兩姐弟在中國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勺窩鄉中心村的家裏被發現死亡。圖為兩名留守兒童在祖母家吃午餐。攝 : Stringer/Getty Images

8月4日,分別為15歲和12歲的兩姐弟在中國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勺窩鄉中心村的家裏被發現死亡。死者還有一個17歲的大姐,前一晚在親戚家留宿的她當日早晨回家後,發現妹妹和弟弟身中數刀死亡,具體遇害時間不確定。據當地村民透露,姐弟3人的母親已故,父親常年在貴陽打工,3人平日獨自生活。目前,當地警方已認定死者為他殺,死者父親也已趕往家中配合調查。不到一個月前,畢節市留守兒童工作督查組還曾到納雍縣勺窩鄉走訪留守兒童家庭。

7月9日,畢節市留守兒童工作督查組王順義(畢節市社會救助局)、張庭躍(畢節市教育局)一行到納雍縣勺窩鄉檢查留守兒童工作……走訪中,檢查組詳細了解了留守兒童家庭概況及生活情況、留守兒童的學習情況、教師對留守兒童的關愛情況等。

納雍縣政府網站7月13日發布的文章

這並不是貴州畢節第一次發生留守兒童死亡事件。2012年11月,畢節就曾發生過5名留守兒童在街頭垃圾箱內被悶死的事件。事件發生後引發輿論關注,畢節市也對全市範圍內留守兒童進行了逐一排查,並設立留守兒童專項救助基金。但隨後在2013年12月和2014年4月,畢節又發生了5名兒童在放學路上被農用車撞死和小學生被教師強暴案,兩起事件的受害者大部分也都是留守兒童。今年6月9日,畢節市七星關區田坎鄉4名留守兒童在家中喝農藥中毒死亡。7月4日,畢節市納雍縣一名15歲的留守兒童在校門外被多名同學圍毆喪命。

當父母在家裏無法生活下去,被迫出去打工的時候,讓年紀這麼小的孩子自己生活,這在任何社會都是不可想像的。

美國麻省大學社會學教授鄧小剛

中國大陸不同地區的經濟發展極不平衡,大量農村剩餘勞動力為改變生存狀況外出務工。其中大部分為夫妻一同外出,因經濟等原因無法將子女帶在身邊,由此引發「留守兒童」問題。這些兒童不僅在生活、教育和安全方面難以獲得保障,同時極易出現心理問題。據估計,中國大陸18歲以下的農村留守兒童人數超過6000萬,占農村兒童的三分之一以上,占全國兒童的五分之一以上。

專欄作家侯虹斌指出,畢節政府當然要對這些悲劇負很大的管理責任,但其實每次事故之後的處罰也並不手軟。他認為,畢節代表了「苦難的城鎮史」,是「濃縮的中國鄉鎮現實」。江蘇律師封頂則認為,中國的社會救助制度亟待完善,需要考慮在救助執法靈活度上重新調整,以適應這些事實狀態上的孤兒。

1.7
2012年垃圾桶喪生事件後,畢節政府承諾每年提取行政事業公用經費的8%設立留守兒童關愛基金,累積共計人民幣1.7億元。

聲音

畢節地方政府是放長假嗎?

微博網友@愛上-愛情201504

鄉村被破壞和遺棄,一切利益都被集中到大城市。所有野心家都費盡心機為自己尋找出路,其餘的人則死氣沉沉。個人迷失在違反自然的孤立狀態中,只是生活在急速變化的現在,像原子一樣被拋撒在繁華或荒涼的土地上。而留守兒童,就是原子化人群中最孤苦可憫的一個標本。

騰訊特約評論員宋石男

這些可憐孩童的死因要調查,當地政府在救助留守兒童方面是否存在失職,更要調查、追責。 只有嚴肅的問責,才能倒逼地方政府治理理念的轉型,讓官員把更多精力用在孩子身上,用在雪中送炭,用在真正的科學發展上。

鳳凰網評論編輯葉鵬

留守兒童

由於父母一方或雙方外出打工而被留在家鄉或寄宿在親戚家中,長期與父母過着分開居住、生活的兒童。留守兒童的現象一般只在中國大陸被提及,也是近年出現的一個嚴重社會現象。其出現是由於現代化的發展而導致大批農村剩餘勞動力向城市轉移,是中國目前城鄉二元體系鬆動的產物。(資料來自维基百科)

來源:南早中文網澎湃新聞新京報網易數讀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