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聞

地中海「死亡之旅」 40名偷渡者喪生


7月22日,一艘偷渡小船在利比亞外海沉沒。圖為利比亞海岸成員於海裡打撈在黎波里海岸溺斃的難民屍體。攝: Aimen Elsahli/REUTERS
7月22日,一艘偷渡小船在利比亞外海沉沒。圖為利比亞海岸成員於海裡打撈在黎波里海岸溺斃的難民屍體。攝: Aimen Elsahli/REUTERS

7月22日,一艘簡陋的偷渡小船還沒有來得及進入地中海,就在利比亞外海沉沒。將近40名來自非洲小國塞內加爾、馬里和貝寧的偷渡者在海水中死去,包括多名婦女和兒童。這艘載有120多人的小船22日從利比亞出發,很快就發生意外。約90人被聯合國船隻救起,送往大多數非洲偷渡者的歐洲目的地──意大利。

意大利位於歐洲南部,大量從非洲乘船穿越地中海的偷渡者選擇在此處上岸。聯合國今年七月的報告指出,今年上半年共有13萬7千人通過地中海偷渡到歐洲,而僅今年四月,就有1308偷渡者在途中死去。儘管如此,利比亞的戰事與北非其他國家的戰亂和饑荒,迫使大批難民每年冒死偷渡。據聯合國難民署統計,今年上半年成功跨越「死亡之海」抵達意大利的「幸運兒」約有八萬五千人。

我們有40個帶著行李的人……當我們登上那艘穿越地中海的偷渡小船的時候,我們就已經知道船會沉了。

敘利亞偷渡客拉蒂法(Latifah),6月在地中海被救起

國際移民組織負責人帕斯卡爾(Pascal Reyntjens)指,「蛇頭」往往向偷渡者索取高達4000至6000美元的偷渡費,卻只提供非常破舊的船隻,根本無法承受遠航的風浪。同時,偷渡船隻也常常超載數十倍的人,使偷渡者死亡率大幅上升。今年四月,一艘偷渡船在地中海沉沒,令800多人在冰冷的海水中死去。然而,偷渡產業的暴利卻使越來越多北非漁民成為「蛇頭」,他們的合作者在意大利西西里島負責對接,將活着到達的偷渡者接往內陸。

歐盟的低預算救援行動「崔坦」(Triton),也被外界指責為難民人數增加的主因。在2015年之前,在地中海救援偷渡難民是由「我們的海」(Mare Nostrum) 行動負責,該行動由歐盟成員國共同資助。但因為費用高昂,「我們的海」在今年被「崔坦」取代,救援船隻數量大幅度減少,救援工作也簡化為海上巡邏。無視大量偷渡者死去的狀況為歐洲各國帶來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在今年四月的慘劇之後,歐盟領導人終於在五月決定,為地中海搜救偷渡難民的行動增加三倍資金。

但偷渡產業鏈仍在持續運作,且非洲的戰事與饑荒一日不得到緩解,就一日無法阻止難民踏上偷渡地中海的「死亡之旅」。六月,歐盟各國外長決定採取軍事行動打壓黑色的偷渡產業鏈。歐洲議會則在漫長的拉鋸式談判後,決定在七月底之前達成共識,重新安置過去兩年偷渡到意大利和希臘的四萬難民。

1800
2015年1月至6月底,已經有超過1800人被證實在跨越地中海的偷渡之旅中死亡。該死亡數字是2014年同期的20倍。

聲音

我知道偷渡是危險的,我知道我可能會死。如果我有幸生還了就最好,但如果我死了,那也沒什麼。在我的祖國,我無法改變我的生活。除了離開,我別無選擇。

東非國家厄立特里亞偷渡者朱迪(Judie)

國際組織必須大力介入利比亞以南地區的難民事務。歐盟各國應該團結起來,與聯合國一起進入這些地區,從源頭解決偷渡問題。

意大利總理馬泰奧·倫齊(Matteo Renzi)

政治現實有時甚為艱難……相信你也明白,在黎巴嫩的難民營中有成千上萬的難民,如果我說,你們全來德國吧,我們應付不了。

德國總理默克爾

偷渡客

偷渡客又稱非法移民,是指以非法方式跨越邊境的非本國公民。偷渡客一般會選擇比較富裕的地區作為目的地,但也有選擇偷渡去戰亂國家謀生的。偷渡者為達到目的地通常要冒極大的危險,例如途中缺乏生存必需品、可能受到邊境士兵的射殺等。 (資料來自於維基百科)

來源:BBC半島電視台新華網聯合國新聞人民網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